TOP

起底假冒玻尿酸

2017年03月21日 08:27     信息来源: http://www.aqsiq.gov.cn/ztlm/mzzlbg/201703/t20170320_484812.htm

正文

春节前,在济南工作的小娅想打扮得漂漂亮亮回老家和父母一起欢度佳节。可是,爱美的她老是觉得自己的颞部,也就是俗称的太阳穴位置稍微有一点塌陷,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小娅找到一个专门从事一个中间人介绍的所谓解医生那里,通过注射玻尿酸进行填充。

同期 消费者小娅

我跟中间人说实话也不是特别熟,那个时候也是第一次见。

我们都是下了班联系的,她们下了班说大概六七点,或者七八点去她家里面,然后我们又再过去

正文

就这样,小娅来到这个中间人家里,开始了玻尿酸填充注射。打完太阳穴后,所谓的解医生对小娅说,她的左眼眉弓处稍有塌陷,非常影响美观,并建议小娅顺便也打几针,填补一下,这样整个脸型看起来就会完美。一向在意自己外表的小娅听从了医生的建议。然而,让小娅没想到的是,这个建议,成为了她噩梦的开始。

同期 消费者 小娅

当时我没要求非要打的地方,她就说你这里需要补一点,就说有点坑,然后就打了,就刚打了一点,刚开始有点疼,我就告诉她,我说有点疼。她说没事,然后再打就看不见了,就瞬间暴盲。

正文

小娅告诉记者,当针尖从她的额头插到眉弓部位刚开始注射时,她就感觉到不一样的疼痛,随即,她的左眼开始发黑,接着,什么都看不见了。

同期 小娅

一瞬间就看不见了?对,就黑了。

正文

左眼突然失去视力,明亮的世界徒生了一片黑暗。瞬间的变故,让小娅甚至连哭泣都来不及。在济南一家正规医院眼科紧急处理无效后,当天晚上,小娅便在朋友的护送下,急匆匆赶往北京求医。她迫切地想恢复自己的左眼视力,重新见到光明。然而,经过两次手术救治后,最终的结果,却让小娅非常失望。

同期 消费者小娅

一点视力都没有,连光感都没有,就黑的,就失明了,诊断已经是失明了。

正文

22岁,正是一个女孩花季的年龄,但小娅却因为一次所谓的微整形注射,导致左眼失明。小娅认为这是自己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段经历,常常后悔不已。更令她气愤的是,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给她进行注射的所谓的解医生究竟是不是医生。

同期: 消费者小娅

算不上医生吧,光知道她在别的医院工作,但是我们没有去过那个医院。

记者:你了解那个人吗?不了解。

记者:你不了解就敢让她给你打?

就是太大意了,因为在之前也打过,所以这方面就没有去考虑过了,觉得不是什么大的整形手术,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就这样想法很简单。

正文:

在我国,微整形注射属于医疗美容的范畴,需要在有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由具有专业资质的医生实施。而小娅在完全没有消毒条件的一个中间人家中,让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相关资质的人在眼睛这样重要的部位进行玻尿酸注射,其危险性可想而知。然而,更让人震惊的是,专家通过手术分析,造成小娅左眼失明的原因,除了那个所谓的解医生操作的注射部位有偏差以外,注射的玻尿酸也可能存在质量问题,这可能也是导致小娅左眼失明的原因。

同期 解放军总医院304临床部烧伤整形科 教授陈敏亮

最可能的原因就是注射物直接进到眼动脉里面,栓塞了眼动脉,甚至更远的视网膜中动脉,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现在有很多的病例,我们回顾进行总结,就发现它这个药物本身可能有,这些药物都是没有通过我们CFDA(国家食药监总局)认证的,就是所谓的假药,或者说是一些不良的药物。那么这些药物它对血管有强烈的毒性作用,注进去之后,它这个血管强烈的痉挛。那么痉挛是我们的专业用语,实际上这个血管就是闭死了,闭死它也是血都没有了,那么造成视网膜的视锥细胞、视杆细胞的缺血性的坏死。

正文:

无独有偶,四川的小娟也在4年前因注射假冒玻尿酸导致面部毁容。4年过去了,小娟一直都在为取出注入脸部的不明注射物四处求医 。

同期:小娟

以前我瓜子脸嘛 然后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肿,心里面就开始不舒服了 我就开始重视了 觉得可能出问题了 有点严重了 然后我就上网去查,查这个东西 然后一搜出来就说是会对人体造成危害的,是致癌物,会全身游走,有些打的游离到到下巴这些(地方)来了,所以我就开始紧张了。

正文:

当初,为了能让自己的脸显得更立体,小娟选择在脸上的的几个部位进行玻尿酸填充,由于所谓的微整形工作室注射玻尿酸的价格只相当于正规医院的三分之一,她最终选择了一家工作室进行注射。

【同期】小娟

爱美的人心都是很急的,他只需要随口说了两句这个是真的,而且他说的很肯定,如果打的是假的话他全家死光。他都敢发誓我肯定敢打呀

正文:

就这样,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注射物冒充玻尿酸被注射到了小娟想要填充的面部。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市场上有一些所谓的玻尿酸产品,其真实成分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人能知道。而一旦这些不明注射物注射到了消费者的身体里,根本不可能被人体吸收。想要完全彻底地清理干净,手术过程及其复杂,难度极大。

同期: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面部年轻化学组组长 王志军

手术是特别难的 整个在表情肌里 在面神经周围啊 去寻找这些异物 破破烂烂的还要把它修复上 这个手术一做最短的是几个小时 最长的十几个小时 所以无论是心理 身体 知识结构 临床技能 都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主持人:

我国最新修订实施的《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规定,玻尿酸属于风险程度最高的第三类医疗器械,必须经过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注册,并通过严格审批之后才能允许使用。目前,我国在临床上批准使用的玻尿酸产品共有14种,其中6种为进口产品,8种为国产产品。然而,根据相关执法部门的介绍,即使有这么多可供选择的合法产品,但市场上销售使用的假冒伪劣玻尿酸却依然非常普遍。

正文

日前,湖北省公安厅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破获了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冒玻尿酸、肉毒素等整形美容产品的案件。这一案件部分揭示了市场上一些假冒伪劣玻尿酸产品进入市场的过程。

同期 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食药侦支队大队长 康成

这起案件截至目前为止,共抓获嫌疑人12名,捣毁5个假药窝点,查获了假冒医疗器械包括药品40余种,涉案价值达1亿余元。

正文

这个案子还得从2015年7月说起,宜昌市公安局在一次日常检查中,发现当地一位并非从事整形美容行业的普通居民姚某某,却长期收发大量的整形美容产品快递包裹。

同期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孙途辉

我们发现他的这个量也比较大,远远的超过了一般的消费者自己使用的这个数量。

正文

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姚某某收发如此大量的整形美容产品,但自己并没有开美容院,也没有经营整形美容产品的资质。一个并不具备经营资质的普通人,却长期通过快递的方式,收发大量的整形美容产品。姚某某的异常行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那么,姚某某收发的快递包裹里装的,都是哪些整形美容产品呢?

同期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孙途辉

大概分为两个部分,一个就是玻尿酸。玻尿酸就是我们说得美容产品的这一类的,是属于医疗器械这一类的。

正文

正是因为玻尿酸等第三类医疗器械具有较高风险,我国对此类产品实行经营许可制度,只有取得相关资质的企业或个人才能生产和销售。警方认为,并无资质的姚某某,通过物流大量收发买卖玻尿酸,明显属于非法经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27条,进口产品在国内销售,必须有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然而记者注意到,姚某某贩卖外包装上面,均未作任何中文标注说明。

同期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孙途辉

没有任何中文标识的。这样的话,这个按照我们国家相关法律的规定,特别是我们国家的药品管理法,凡是未经国家进口批文允许的,没经过临床这类的药,按照我们国家的药品管理法它的规定一律认为是假药。

正文

认定了姚某某经营假药之后,侦查人员对这条线索展开了深入侦查,侦查发现,姚某某和其同伙为了将这些没有任何中文标识的玻尿酸安全地贩卖出去,互相之间有着严格的分工。

同期 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分局大队长薛文

他们是采取层级的方式,就是一层一级的方式来进行那个药品的贩卖行为的。比如说姚某,姚某的话他有一个上线彭某 每回姚某的话,想购买药品的时候,他就会跟彭某进行联系。那么彭某的话就会找他的上线伍某来进行收取货源,那么伍某的话又会找他的上线邹某来索取货源。然后最终的话一般是由伍某和邹某的话面向全国,就是姚某他的那些客户面向全国来进行发货。

正文

根据快递包裹上的邮寄地址和电话号码等关键信息,专案组人员很快锁定姚某某的上线彭某某,并顺藤摸瓜,逐步查清这起涉及全国23个省市的特大生产、销售以玻尿酸、A型肉毒毒素为主的假冒整形美容产品案件的完整利益链条。

2016年5月26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专案组在深圳、东莞、广州和宜昌等地同时采取收网行动,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12人,捣毁5个假冒产品储存窝点,并查扣假冒整形美容产品3900余盒。

同期 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分局民警 傅云飞

当时有5个仓库,然后我去了其中1个仓库。他们仓库的摆放的话都是比较随意的 像这种药,这种药的话是A型肉毒素,它是需要冷库储存的,然后需要冷链式运输的。它这样的,经过我们查证,他们大多数的药品都是通过这个快递的方式运输的,寄给,不论是买还是寄给需要购买的人,像这样一种肉毒素的话,这样一种方式来运输的话是不符合条件的。然后比如,甚至还有一些药品是没有外包装的,就是用这样一些盒子,用一些橡皮筋把它捆在一起的。

正文

警方查证,姚某某在贩卖假冒整形美容产品时,采取“订单作业”模式,在获得下线的订单后,才从身在深圳的上线彭某某处拿货。记者调查发现,实际上,在这条交易链条上,彭某某和姚某某一样,同样也是二道贩子。据彭某某交代,他自己并不生产玻尿酸等整形美容产品,在获取订单后,还要从同样做非法美容产品的武某及其上线邹某等处要货,然后再加价转手卖给老同学姚某某。

同期 犯罪嫌疑人 彭某某

市场上有一个类似于潜规则的东西,就是加5%,就是说每一阶段利润是5%,正常的利润都是5%。

正文

而据警方调查,在贩卖整形美容产品这条地下利益链条上,每个环节所获取的利润,远不止彭某某所说的5%。

同期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孙途辉

我们以一支玻尿酸为例,我们这个案件侦破以后啊,我们发现邹某他的一支玻尿酸进价是1280,然后他作为第一级往下卖,每一个环节上面都是加价300到500。那么到了我们宜昌的姚某这儿,1280一支的玻尿酸就已经到了2400到2500的样子,然后他再卖出去就到了3000。

正文

据负责提供货源并组织假冒整型产品走私入境的邹某交代,他贩卖玻尿酸、肉毒素等整形美容产品时,打着“水货”的旗号,价格就远比那些地下黑市里的同类产品高,利润也更丰厚。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仅邹某在深圳的窝点,就同时雇佣了3个人,专门负责产品发货。然而警方调查证实,这些所谓的“水货”,不仅货源真假难辨,而且存储和运输也极不规范,因此消费者一旦使用,就可能产生巨大的潜在风险。

同期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孙途辉

这些犯罪嫌疑人他所谓所称的产品是真的,实际上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到底是真假。 那么我们消费者拿到手上这一类的产品,无论真假,它这个不具备药品或者是美容产品的储存,储藏的条件以及运输的条件。那么你拿到手上的,就很有可能在这个运输的或者储藏的这个过程中变质、失效,使用之后对自己就会造成身体上的这种危害。这个风险是非常大的。